快捷搜索:  朋友圈  CtKK  千年之恋  抖音  文案

玉女传奇

[摘要] 《短篇武侠》 玉女传奇在线阅读:作者:佚名 作者:绪曾感 声明:作者保留所有版权。但欢迎各非商业性和非盈利性的站点/主页在完全保留此页的前提下转载(必须注明版权声明、作者

 

作者:佚名

作者:绪曾感

声明:作者保存所有版权。但接待各非商业性和非盈利性的站点/主页在完全保存此页的前提下转载(必需注明版权声明、作者署名、作者主页url、作者信箱。转载请先和作者接洽。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感谢您尊重作者的劳动。

-----------------------------------

{1998.8.10}

我走在坚固的石板路上,心情仍旧极重,掺着一股子焦虑,脚步禁不住快了起来。

前几日,我正在四方游历,而而今,却又这么快返回师门,实在是先前所未曾想到的。熟悉的衡宇就在眼前,我的心情又是惶急,又是一丝如释重负--终于到了。

门前的捍卫是小六子,远远见到我,奔上前来,惊喜道:“大家兄您返来了!”我顾不得擦去额上的汗水,问道:“师父在哪里,到底产生什么事了?”小六子道:“师父正在后山石洞闭关修练,嘱咐我们除非大家兄您返来,任何人不得去打搅他。”我向小六子问道:“到底什么事让我如此着急返来?”小六子答复道:“大家兄,众师兄弟们都不知道,师父只说有要事交接与你,所以要你返来。”我说道:“那咱们快去!”小六子道:“师父只让你一人去,师弟不敢妄为。”我便道:“既如此,我一人去。小六子,收好我的肩负。”小六子必恭必敬接过肩负,道:“遵命,大家兄。”我不再剖析小六子,运起轻功,急速向后山而去。路上一直在想:师父如此着急召我返来,定有要事,可到底有何大事产生?怎么也猜不透。于是不再去想。纷歧会就到了后山。看准路径,来到石洞前,轻敲石门,道:“师父,我返来了!”纷歧会,石门渐渐而开,开门的老人不是师父是谁?

师父慈祥的望着我,渐渐道:“返来了,小明子。”一只慈爱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我的心里洋溢着一股暖流。我随着师父走进石洞,随手将石门关上。

这石洞是历代祖师或精锐门生修练本门高妙武学的处所,一般门生未经掌门许可,是不得擅入的,也可算是本门圣地,因此我审慎的随着师父,生怕一时不慎,损坏这里什么对象。师父把我领进一座陋室,室中可说是空无一物,只摆了几个蒲团。师父示意我坐下。我待师父坐下,才拣了面对师父的一个蒲团坐下。

师父不再措辞,闭上双目。我不敢措辞,两腿盘坐,悄悄的练起本门内功。很久,我正处于练功的优美状态中,大周天运转了三个轮回,听得师父渐渐的声音:“小明子,收功,师父有话要说。”

我不敢怠慢,混身真气聚回丹田,行收功法,这才睁开双目。陡然觉察师父竟有些憔悴和苍老。我心中有些惆怅,必然有什么大事困扰师父,才让师父这样。我不知师父要汇报我什么事,但纵然是天塌下来,我也要为师父分忧。

我等候师父汇报我,可师父竟又不再措辞,脸上暴露一丝为难之色,象是在下重大抉择前的踌躇。我忍不住了,道:“师父,您有什么工作,尽量汇报小明子,徒儿为您分忧。”师父不想我会这样措辞,吃了一惊。他叹了一口吻,道:“是该说了。”

“小明子,你还记得在你五岁时,你曾因为逮蟋蟀,来到这石洞里,被我训斥么?”我垂头沉思,好象是有这么一回事,不外时间太远,我实在记不清了。我便答道:“师父,我记不清了。”我奇怪师父为什么要提我童年微不足道的小工作。师父巍巍道:“你是记不得了。但是你娘不会健忘的。”我大吃一惊,如晴空轰隆,混身呆住,滚动不得。片晌才回过神来,道:“师……师父,你,你……不是说……我、我是个孤儿么?我、我怎能……有娘?”师父道:“不能再瞒你了,今天不说,怕是没有时机了。”我心头有股不详的预感,莫非我真的还有出身?师父向我报告道:“十一年前,为师游历各地名山大川,一日……”十一年前?我暗忖:本年我不正好是十二岁么?“……为师在草莽森林中碰见几个毛头小贼,居然向为师掠夺,为师三两下摆平他们。那几个小贼向我叩头求饶,我逼他们发毒誓改恶从善,然后便放了他们。谁想他们没走一会又返来了,口中急呼:‘大侠,有死人!死人!’我想这荒山野岭无缘无故怎么会有死人,定是被山林中恶徒所杀,便让他们领我去看。草丛上横七竖八几具尸体好不慎人。但见血流各处,想见这里产生过一场惨烈的搏杀。为师不忍死者暴尸荒原,便命那几个小贼与我一道掩埋尸体。为师将死者掩埋完毕,正待分开,忽听得有微弱的婴儿叫声……”师父望着我,稍顿了顿。我暗自思索:那婴孩肯定是我,师父下来该说我娘了。想到这,我不禁精力大振,凝思听师父继承报告。只听得师父说道:“

为师循声而寻,发明声音是从离此不远的一块大岩石后传来的。本来岩石后有一位身受重伤的夫人躺于地上,在她身旁不远有个包裹狼藉在地上,包裹中有一个婴孩在啼哭。为师抱起婴孩,见那婴孩身上也有伤,所幸非致命伤,为师匆匆为婴孩止血,包扎伤口。然后扶起那夫人,点了她的几大穴道止血。她仍旧昏倒不醒,只因她受伤实在太重。为师下山寻一民房姑且借住,好为她治伤。过了一日她才渐醒,半昏倒中喊道:‘我的孩儿,我的孩儿!不要伤我孩儿!’为师暗想公然慈母之心天下最为贵重。”听到这时,我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道:“师父,那是我娘,是吗?”师父渐渐颔首,道:“正是你娘。”我悲鸣:“娘,娘!”我从来不知我尚有娘,现下听到这动静,禁不住又是惊喜交加,又是不知所措。师父道:“那一日若不是你啼哭,恐怕你与你娘要葬身于荒山了。”我不以为一阵严寒,心头抖动。师父说的对,若不是我啼哭,现下早已没我了,连我那从没见过的娘也不能幸免。我惊惧道:“师父,我……”嗓子一哑,无法再说下去。师父握紧我的手,道:“小明子不要怕,那已经是已往的事了。不要怕。”师父的语气象是对童年的我措辞。小时侯,在我畏惧的时候,师父就这样哄我,驱走我心中的惊骇。我堕泪道:“师父,我娘,她、她此刻还……在世么?”我生怕师父说出一个令我畏惧的谜底。我……我不肯,我不肯!我不要那种谜底!!

师父轻轻道:“为师……不能说。”什么?我万万没有推测师父竟然说出一个如此截然不同的谜底。我头脑一阵杂乱,刹那间似要晕倒,可又未曾倒下。师父抚着我的头,轻轻地说道:“可怜的小明子。”我恳求道:“师父,请汇报我,您必然要汇报我!要否则,小明子一辈子……一辈子……”我不知我想要说什么。我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整小我私家竟似已杂乱。茫然中,看到师父眼中的心痛。师父的眸子中有一丝亮光,莫非,师父也堕泪了吗?我抽泣道:“师父,小明子欠好,小明子不应逼您。小明子知道您是为我好。师父,不要再生气。您再生气,小明子会更惆怅的。”师父用颤动的声音道:“乖,我的小明子真乖……”

过了一会,师父才道:“……当年你娘伤好之后,将你寄托给我,言她有不得已的心事,为保你性命,必需得将你送人。并送我一本武学秘芨以谢恩,也要你修炼秘芨上的武功。为师谢谢,特将你收为大门生,今后为师收的徒弟就算年龄再大,也只能做你的师弟、师妹。”本来是这样,怪不得本门只以入门先后序次排长幼,我只道本门历来如此,谁知这端正竟是师父专为我立的,我禁不住一阵打动。师父继承道:“师父少年失意,是以一生未娶。你我虽是师徒,实则情同父子。师父不能透漏你娘行踪,只因你娘云千万不可去寻她,不然你将性命不保,师父怎忍心害你?”我语不成声,道:“师父,我……懂得。”师父又道:“你娘传的武学秘芨,我只教与你一人,你不可将所学武功传于你师弟师妹们,以免多闹事端,切记。”我点了颔首。师父接着道:“你五岁时,我偶遇你娘,她随我来看你,却不能认你,你可知她有多心痛。你到石洞玩耍时,与我相谈的女子就是你娘。小明子,你可有印象?”我不遗余力回想,但却找不到一点印象。只好无奈地摇头。师父道:“为师该汇报你的,全汇报你了,这下可没什么牵挂了。我死也瞑目了。”我大吃一惊,道:“师父何出此言,不要吓徒儿!”师父叹道:“我是活该的了。本派前几代祖师曾传下一套威力惊人的功法,录于秘芨之中,言门人不可轻学,我却自不量力要学。本来这套功法非有很是深厚内力为基本不可,不然就要走火入魔。当时我并没起学这门工夫的念头,可练了你娘所授秘芨中的功法之后,内力大进,觉得练这套功法没有问题了,唉……真是自不量力,自不量力。”师父连连摇头,脸上说不出的苦楚。

(责编:白马非马 来源:短篇武侠)

爱读吧大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tybook@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