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朋友圈  CtKK  千年之恋  抖音  文案

媒妁之死

[摘要] 【媒人之死】简介:民国实行保甲制度,黎纲是伏龙乡水井湾保长,负责村里人的安全。冬至后第五天,山那边的甲长大胡子冒雨赶来,说:“胡老汉急疯了!缠着我闹!”胡老汉的女

民国实行保甲制度,黎纲是伏龙乡水井湾保长,负责村里人的安全。冬至后第五天,山那边的甲长大胡子冒雨赶来,说:“胡老夫急疯了!缠着我闹!”

胡老夫的女儿胡兰冬至出嫁,对象是市集李家儿子,本来前天应该回门,胡老夫等了一天也没见女儿半子来。他急匆匆找上李家,竟发现李家独子才3岁,他们坚决否认结亲一事。于是,胡老夫找到大胡子,发动全村人寻找,结果连个鬼影都没找到。

黎纲一听,赶紧组织人出去寻找。不久,老花回来报告,说在通往集市必经的竹林外发现了可疑的鞋印。在场的人一听,脸都白了。那片竹林里原本住了一个名叫水生的光棍,今年大雪此日,夜里被冻死在家里。

“莫不是水生在作祟?”大胡子说。恐怕是水生死后冤魂不散,把胡兰拐去阴间做媳妇儿。

黎纲携众人来到竹林,见竹林里果然有三组鞋印,样子却十分奇怪,三组脚印并成一排,三对鞋印,每一对鞋印都是左右两只脚并在一起。中间的草鞋印长而大,是男人的脚留下的,双方是两组女人的小脚鞋印,鞋印最后果然延伸到水生的住处。

“他们是跳着走的?”大胡子脸色煞白。黎纲不语,故作镇定。

屋里湿漉漉的稻草底下掩着花棉袄。大胡子往前一拨稻草,胡兰青黑色的脸呈此刻众人面前,旁边还躺着一具男性腐尸,正是水生。

村里担心水生再出来作祟,凑钱请来大师作法。黎纲不以为然,竹林里分明有三组鞋印,进竹林的还有王牙婆。竹林另一边也没有走出去的鞋印,说明王牙婆没能脱险。水生杀了人,为何偏把王牙婆的尸体藏起来?

王牙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她孤家寡人,村里找了几天,潮汕,没结果只好作罢。

黎纲回家时,老婆湘君让他过去试新鞋。黎纲穿上自己的鞋在屋里走了几圈,说:“真合脚!”说完这句话,他突然愣住了。

水生的尸体是光脚,又怎么走出草鞋鞋印呢?在竹林时,黎纲就觉得那三组脚印不对劲,那显着是一个大活人挑着两具女尸在竹林里跳着走形成的,所以中间男人的鞋印非常深,而双方女人的鞋印浅。有人杀了胡兰和王牙婆,趁着天黑把尸体藏在竹林,又挖出水生的尸体,做成水生鬼魂杀人的样子。杀人的是胡老夫!

大胡子撞破胡老夫家门时,胡老夫在家里喝酒半疯半痴。大胡子在灶前的灰堆里找到一双草鞋,旁边还有一条带血的扁担,他们把鞋和竹林里还没有被破坏的鞋印一对比,果然是胡老夫的鞋印。

胡老夫早年丧妻,与女儿相依为命,到他家说媒的人都被他赶跑了,胡兰一直敢怒不敢言。冬至那天,王牙婆来他家说媒,他要把王牙婆扫地出门,谁知女儿这次死活不依,与他哭闹,他一气之下失手掐死了女儿,随后用扁担敲死了逃跑的王牙婆,趁着天黑把尸体弄去竹林,把两具尸体绑在扁担两端,做出三小我私家跳进竹林的鞋印。之后又挖出水生的尸体,装作水生阴魂作祟的样子。

“放屁!竹林里根本没有王牙婆的尸体!你自己也看见了!”大胡子呵斥。“杀人我都认了,骗你还图什么?”胡老夫道。

“他说得有道理。”黎纲想想说,“你和李家有仇怨?为什么说女儿嫁到他家?”

“王牙婆就是为李家来说亲的嘛。”胡老夫回答。“李家独子才3岁。”黎纲道。

“等等,”大胡子突然说,“老黎,老李大儿子要是活着,今年也该娶媳妇了。”

“阴婚?”黎纲忽地想到本地乡俗,但凡丁巳日生的男子夭亡,若不为他结一门阴亲,配一个壬申日,也就是冬至出生的媳妇,这家便会家宅不宁,会死人的,而胡兰正是冬至出生的。

王牙婆家是两间用竹篾片编在一起,上面糊上泥架起来的串架房。两间房,外面放着桌椅,里屋放着堆满衣服的床和一个立柜,立柜里面有一个挂着锁的箱子。

黎纲抱出箱子放在床上,准备找工具撬开。一只大老鼠忽然从床底下钻出来,踩着黎纲的脚背跑过去,一股腐臭传出。黎纲蹲下身,撩开床单,一具白骨赫然呈现,白骨上竟穿着王牙婆的大花袄!可看白骨的样子,死了至少20年。岂非这20多年以来都是一个鬼在伏龙乡做媒?所以才找不到尸体?

黎纲逐渐冷静下来。王牙婆的后脑勺有一个弹孔,子弹为土枪发射,有人在王牙婆背后开枪杀了她?

黎纲撬开箱子上的挂锁,里面是两本册子,朋友圈,别离记着王牙婆这些年说过亲的男女姓名和生辰八字。

果然,黎纲在册子中发现了李家死去大儿子的名字。他接着往下翻,发现经王牙婆撮合的阴婚竟有六对之多!

黎纲再一看觉得更蹊跷了。所有结阴亲活着的女方都是冬至出生的,而死去的男方都是丁巳日出生。另外,王牙婆死了至少20年,但撮合阴婚却是在7年前,也就是王牙婆死后的至少第13个年初,这里头莫非有讲究?

湘君进屋来叫丈夫去点炮仗,黎纲问:“湘君,王牙婆以前是你们村的,什么来路?”

“她本名惠香,是从外地逃荒来的,20多年前搬来水井湾。”

“她在你们村好好的,干吗搬来水井湾?”

“唉,还不是闹鬼闹的!”湘君回忆道,“20多年前的冬至,村里李忠拐卖来的媳妇燕子生下一对龙凤胎。他养不起两个娃,便把女娃扔了,男娃留着。他托王牙婆把孩子扔在村后的沼气池里。”

湘君叹了一口气:“那之后呀,半夜村后沼气池那边总听见小孩哭。没多久,那男娃突然得疟疾死了。一天夜里,燕子又听见那哭声,只穿件单衣就跑出去了。结果,那晚之后燕子就不见了,村里半夜也再没听见小孩的哭声。大家都说是女娃的魂把燕子和男娃勾走了。说来也怪,后来村里胆大的人去沼气池里找过,女娃的尸体没了!王牙婆害怕,这才搬来水井湾。”

可这和王牙婆被杀有什么关系?岂非王牙婆是被那女娃杀的?但鬼杀人是不用枪的……

大年头二,许多亲戚到家里拜年。湘君说的李忠其实是她娘家的表兄。黎纲把王牙婆的册子拿出来,说:“王牙婆20年前就让人一枪打死了。李哥猎户出身,王牙婆死的时候,村里有枪的可只有你一个。”李忠仓促摇头:“我的猎枪丢过一次!就是我家男娃死后没几天。必然是那女娃,她死得冤枉,所以才回来索命!”

黎纲也清楚,就算王牙婆、燕子、男娃都是当年的女娃害死的,這也没有办法解释王牙婆死后冤魂不散,而且在死后的第13个年初,专找冬至出生的女儿家给死人说媒,13年究竟意味着什么?

大年头三,有人在那片竹林里发现了李忠的尸体。他的后脑勺摔开了花,猎枪里的子弹全打完了。他旁边趴着王牙婆的尸体,被打成了马蜂窝……

从现场血迹来看,李忠对着王牙婆开枪后,因为雪地路滑,不慎摔倒,后脑勺撞在石头上死了。黎纲把王牙婆的尸体翻过来,尸体另有余温,绝对是刚死不久!一小我私家不可能有两具尸体,如果此刻死的这个是王牙婆,那么床底下的尸体就是另外一小我私家!

“燕子?”黎纲恍然大悟,指着尸体,“这是燕子。”

杀王牙婆的人知道李忠家枪放在什么位置,杀人的是燕子!王牙婆20多年前就死了!王牙婆是外地人,新搬到水井湾,认识她的人本就不多,她平时又老是化着浓妆,20多年来,王牙婆其实一直是燕子假扮的!

“我怎么才想明白!”黎纲一拍脑袋,“13年不恰恰够一个女娃长大成人吗?”

(责编:爱读吧 来源:互联网)

爱读吧大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tybook@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