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朋友圈  CtKK  千年之恋  抖音  文案  肝胆传奇  MoniqueSke  xxx

阳光辉煌光耀的日子

[摘要] “好呀,你还在这里,你把我幺儿压死了,赔我的幺儿来。”说着,就伸手想去抓高成宝的红色旅游帽。“妈!他是好人,要不是他赶紧送我到医院,你的孙儿就真的没有了”。秦文娟

  昨晚,又是风又是雨,终于扫除了前几天的暑热,空气清爽多了。虽然今天仍然是太阳高照,心情却没有那么愁闷,高成宝驾着黑色的捷达车在机场路上不快不慢的走着走着,悠闲的听着汽车音箱里传出的张洪量唱的歌《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他也轻声的跟着唱了起来:“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你如果真的在乎我,又怎会让无尽的夜陪我度过…”


  他在等她,一个在网上认识的文友“春江水”。因为爱好文学,他们相遇在达人文学“荷香诗社”。他的网名叫“太阳山”。“春江水”喜欢他的诗刚劲而又富有哲理,“太阳山” 欣赏她的诗柔情而又细腻。虽说认识还不到三个月,他们已经成了知心朋友。天天都会在网上谈天,谈文学,谈人生,谈情感,可以说是无话不谈,他知道她两个月前与丈夫离了婚,因为丈夫包养了一个小三。而他在半年前就同老婆离了婚,为什么?她没有问,他也没有说。没想到,昨天她要求同他见面,这真让他喜出望外,正好公司要他今天送一个客户到机场,他就承诺了。把客户送到机场后,离见面的时间还早,所以他的车开得很慢,就在城里转圈,欣赏着街景,欣赏着这阳光辉煌光耀的艳阳天。


  突然,他看见前面一个女人靠在路灯电杆上慢慢的在往下滑,看来是生病了,他急踩了一下油门,很快就到了那个女人面前,只见她的披肩长发遮住了半边脸,脸色泛白,穿着孕妇装,已经瘫软的坐靠在电杆下。她好像也听见了刹车声,无力的转过头,暴露了难熬的表情,向他招了招手。


  正准备打开副驾驶座位车门的高成宝突然把手缩了回来。“是她?”刚才还悠闲自在的神情不见了,一脸的脑怒。他松开刹车,汽车猛一下窜了出去,胸膛几乎抵住了方向盘,他忙回过神,把车开走了。


  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前妻秦文娟。他心头恨,心头痛哟!一个好好的家庭就毁在她手上,说得确切一点都是电脑惹的祸。为了带孩子,他让她辞去了公交车售票员的工作,他养活得了她。为了她不感到寂寞,他给她买了电脑,让她在电脑上消磨时间,他是公司小车驾驶员,经常不在家,没有时间陪她。半年前,秦文娟突然提出来要离婚,还流着泪向他坦白了与一个网友的恋情,朋友圈,那是她的白马王子,英俊潇洒,还是市里一个什么局的科长,有权有势,有车有房,他关心她,体贴她,她离不了他。她哭着,哀求着,为了她的幸福,放了她吧。


  高成宝又气又恨,当即狠狠的打了她。她不还手,默默的遭受着他的欧打。高成宝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他原谅了她,还给她道歉说好话,只求她留下。可是,她已经铁了心,再也拉不回来。终于离了婚,十岁的儿子归高成宝,她什么都不要,净身走出这个家,今后,两人再也没见面。


  高成宝开车走了约二十米,从反光镜里他看到秦文娟正使力扶着电杆想站起来,中午的阳光照在她身上象似一团火,在燃烧着她。高成宝急忙倒车,刚一停稳,就打开车门,几步走到秦文娟跟前,扶住了她,见她脸色更加苍白,汗珠大颗大颗的从脸上滴下,双手捂着大肚子,嘴里有气无力的呻吟着,真是叫得人心疼。高成宝知道,肚里的孩子快要临盆了。他急忙把她扶到汽车后座上,把她随身带的一个包当枕头,让她躺下。忙跨进前排驾驶座,关好车门,向前方,向医院飞驰而去。秦文娟闭上了眼睛,一路痛苦的呻吟着。


  高成宝紧张的开着车,心头也很急,脸上的汗水也顾不上擦。突然,前面窜出一只小狗,他来不及避让,只听一声惨叫,他放慢了车速,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后座上的秦文娟,又回头忙换档,却不意一个五十明年的身体有些发胖的妇人冲到公路上,挥舞着双手,嘴里不知说着什么,想拦住汽车。高成宝岂敢让她拦住,忙加大油门,急速的向前驶去。


  车后老太婆火气冲天,“你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等我把你的车号记下了,再找你算账”。她在挎包里掏呀掏,却没有把手机掏出来,“哎呀,手机放在家里充电,我还忘记了” 。她没法记车号却记住了压死她小狗的人穿了一件白衬衫头上戴着一顶红色旅游帽。她回转身,抱起已经死去的棕色小狗,伤伤心心的哭了起来:“幺儿啊,你死得好惨哟” 。


  高成宝把车开到医院,急忙把秦文娟抱了出来,这时,秦文娟也睁开了眼睛,看见抱着她的是以前的丈夫,她止不住的眼泪流出眼眶,苍白的脸上泛起了阵阵红晕。她的头靠在高成宝的肩上,泪眼婆娑的望着他那双熟悉而又陌生的大眼睛,嘴唇嚅动着,似乎想说什么。高成宝侧过头,把耳朵贴在她嘴边,听她说着,高成宝不时的点颔首。这时,医院护士拿来了担架,高成宝把秦文娟放在担架上,又回到车里拿起秦文娟带来的刚才当着枕头用的女式挎包,里面有秦文娟的身份证,医保卡,银行卡,五千元钱和手机。他要帮她办住院手续,帮她打个电话。


  高成宝办妥住院手续,来到了产房门前。医生说,幸好送到医院很及时,不需要手术,就直接送进产房,等待顺产。高成宝大大的出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也觉得有些累了,就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了,眼睛却直直的盯着产房门。


  时间过得真慢呀,高成宝一会儿坐,一会儿站起来,在走廊上走着走着。他拿起秦文娟的手机想给她丈夫的妈妈打电话,想了想,又停下了。还是等等吧,看她生的是男娃或是女娃。


  秦文娟已经告诉他,她的丈夫出差去了,丈夫的妈妈当时也没在家,她当时肚子痛得很厉害,知道发作了,只好忍痛一小我私家下了楼,文案,挪动着如铅重的双腿走到公路边。


  产房门终于开了,秦文娟被推了出来,几个护士簇拥着,一个护士抱着用白布单包裹着的婴儿跟在后面。高成宝急忙上前,还没等他开口,护士就微笑着对她说:“男娃,四斤八两。”


  高成宝跟着护士来到301病房。为了不打扰护士的工作,他没有进去,而是拿起秦文娟的手机,拨通了她丈夫的妈妈的电话;


  “我是西城医院,你的儿媳妇生了一个男孩,此刻301病房”没等对方说话,高成宝就把电话挂了。


  护士们走了,高成宝进了301病房。秦文娟还没醒过来,她的儿子也还没睁开眼睛,静静的睡在妈妈身旁。


  这时,高成宝的手机“嘀,嘀,嘀” 响了三下。他一看,原来手机上网谈天还没撤销,“春江水”给他发来了信息: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


  他马上答复:


  “阳光辉煌光耀,好日子就在今天” 。


  这是他俩约定的开始谈天的信号。


  “春江水”;“你到了滨江路望江亭了吗?”


  “太阳山”;“对不起,我送一个产妇到西城医院,此刻还在301病房。”


  “春江水”;“你会去吗?”


  “太阳山”;“待会就去” 。

(责编:爱读吧 来源:中文网)

爱读吧大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tybook@qq.com删除。